您现在的位置:?第二范文网?>>?心得体会 ?>>?亚博体育首页 ?>>?正文

《永久的托词》亚博体育首页

时间:2018-11-04栏目:亚博体育首页

  《永久的托词》亚博体育首页

  原创: 作者:猫老师? firefly

  亚博体育首页这种事情因为动笔的时候还没读完,所以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子啊,目前的初步构思就是看见让我有想法的句子就摘录下来,然后简单说两句吧,亚博体育首页这种东西肯定是私货满满,大家姑妄听之~

  看到这本书的简介我就被吸引了

  妻子死了,他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但就连像他那样差劲的人,居然也能拯救某个人吗?

  津村启的妻子突遭车祸身亡,对妻子已没什么感情的他,对外不得不佯装悲伤。

  机缘巧合下,津村启结识了在同一场事故中失去女主人的大宫一家人。一天,他偶然看到大宫夫妇在事发前的手机聊天记录,夫妻间平淡却温馨的互动令他怅然若失。

  回家后,他翻出妻子的手机,试图找回曾经的温存。遍寻无获后,他在草稿箱里看到一条未发送的信息:

  "已经不爱了,一点都不爱了。"

  这本书吸引我的地方大概就是两个互相已经不爱的人是怎么在一起生活下去的。活着的人又是如何自己完成自己的救赎的吧。上大学的时候沉迷过一段日本的动漫和galgame,虽然有些色情元素,但是他们真正吸引我却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一起经历过一些风雨,最终又都会被救赎,可能平平凡凡的我也想有那些故事,也想像故事中的人一样被救赎吧。

  为了防止大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简单介绍一下书中出现的人物吧,主角叫衣笠幸夫,笔名津村启,一开始是一个编辑一直想成为小说家,后来终于下定决心辞职在家专心写作,由开理发店的妻子赚钱养家。十年之后,他终于成为了着名的小说家。他的妻子叫夏子,夏子和小雪是好朋友,在同一起车祸中遇难了。夏子的丈夫叫大宫阳一,他们有两个孩子。

  看完了这本小说,但是幸夫的转变,反让我觉得有点突兀,他和妻子之前一直没有小孩也不想要小孩,但是看到大宫家的孩子突然就转变了,突然就想要照顾他们。倒不是不要说作者笔力多么不好,可能生活就是这个样子,要比戏剧更戏剧化吧。但是我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我觉得这本书的简介和另外一本小说《局外人》很像,母亲死了,他在葬礼上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接下来考虑看一下这本书吧~

  今天早上在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说到了看的书比较多的人能够接受的事就比较多,一些事情哪怕自己没有经历过,但是在带入主角的时候也好像自己也亲身参与了一样。这本书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种看了之后可能记不住什么,但是在某一天可能会突然发现:啊,原来这个事情我已经经历过了

  以下节选的部分,大多来自于书的前半段儿可能因为我还没有到有孩子的年龄,对孩子的态度还是"孩子=麻烦"吧,所以对和孩子相处的描写感觉并不是那么强烈。(不过我一个单身狗,为什么会对感情这件事儿感觉这么强烈呢?)我把自己想说的话切成了几部分,大家可以配合原文食用,可能各部分之间会有重叠,大家凑合看啊。

  现在看来当时要是有什么想法应该赶紧写下来,等到摘录下来最后再整理可能就已经忘了当时的心情和想要说的话了吧。

  1. (幸夫视角)幸夫听说,通常在婚前谈恋爱阶段男女间的爱意就会燃尽,但他一直认为和夏子深厚的缘分不是那么粗浅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此间的尊重和理解会加深,如同瓮中水满,两个人之间的爱意也会增加

  (妻子视角)以为能持续一辈子的东西暗中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知变的是肩宽衣长呢,还是面料质地。(省略一部分)女人认为的温柔,其实都是谎言,大有这样说过。对温柔抱着这种认知的大有很可悲,但我觉得他的话没错,温柔的成分中百分之九十都是谎言,幸夫撒谎,那正是我喜欢的地方,他甚至都意识不到自己在撒谎,满口都是不确定的、毫无根据的话。当时是认真的,但是日后回想起来竟是些老调重弹又让人脸红的谎言,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他天生不切实际,无法不撒谎。

  其实这段的感受,我倒没有那么深,可能是大概从来没有那么全心全力的互相爱过吧,我知道一开始说的喜欢呀,说的爱呀,说的想和你一辈子啊,都是真的。但是到最后说出来的分手吧,不爱了也是真的,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分开,分开的时候也难以理解当初为什么会那么爱。明明那么重要的事情,时过境迁之后看起来却那么可笑。现在我想起你,为什么剩下的还全都是美好呢?

  记得前两年我翻自己初中时候的日记。里面写着:"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我要永远记着它。"说来有意思,看到日记的我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事。但是却还记得当时写日记的时候的情感:"我不要把这件事儿写下来,我要看自己以后还会不会记得。"事实证明我果然不记得了。

  好多我们认为一成不变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也会发生变化,比如说我一直觉得奶奶只有五十多岁,好像我在慢慢长大,她还站在原地等我。可实际上她已经七十多了啊,每次回家拉着她,都觉得奶奶胳膊上的皮肤越来越松弛了。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鸡汤时间:1.开心点朋友们,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只是我们回不去了。

  2.努力向前走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多关注一下身边的人呐。不要因为太过亲密而忽略了他们。

  2. (妻子视角)后来幸夫渐渐不再把写好的东西给我看了,我并没有贬低过他的作品,不过作为一个在他身边长年累月阅读作品的读者,我是挑剔的,当然我一直都在支持他,虽然他写了很多,年纪也长了很多,我仍希望他的作品能始终具有魅力,不让眼尖的编辑和读者找到瑕疵,正因如此,我认为只有我能够发现并且指出那些故弄玄虚的措辞、他很喜欢但千篇一律的表达,过于将自身性格投射在书中人物上等问题。我经常指出他作品中的这些问题,当然也有很多只有我才能发现的优点,但是那些都被我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东西,没有花时间表扬他和慰劳他,我这么做或许对他很残忍,我不是一个好的读者,可能也不是一个好的家人吧。忍耐着不让他听到我抽泣的声音,现在想来真是要强。

  我忘了小时候是因为什么,妈妈在生气的时候非常严肃地对我说过一句:"我对你很失望",反正觉得就很受打击,就好像要被抛弃了一样。后来就认识到了,真的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原来父母的爱也不是彻底无条件的,也是希望得到回报的。虽然这个回报可能不是对他们做什么,而是我自己更加努力,变得更好。不过也没问题啊,如果你真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得到别人对你的爱呢?但是当我听到那句气话的时候还是觉得很难受,原来父母也不是那种能够一直给你依靠的人吧。

  我们大家往往都是对自己最亲密的人更苛刻一些,不敢和外人发的脾气、不敢对外人展现的态度全都释放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身上。多多少少也是有种恃宠而骄的感觉吧,知道对方会包容自己,会理解自己,所以才会更肆无忌惮。大家总是习惯了自己亲密的人对自己的好,稍微一点做的不称自己的心,往往就容易对对方大喊大叫。我们每个人都是那种宽以律己,严以待人的人啊。

  就算对方是因为爱对你好,也不要认为这份爱是理所应当的啊,至少也要给对方一些正向的回应吧。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而被舔的人何尝不是如此呢?

  3. (配合5一起看)(妻子视角)我对现在的大有一无所知,或许我辜负了他这件事仍在影响他,大有一定会对我这想法一笑了之,异性之间的交往通常是这样的,就算感情再深也是始于他人忠于他人,我说大有,如果我去看望你,你会稍微好一些吗?不会吧。我和大有之间的事,自从分手后已经蒸发不见,从世界上消失了。曾经那么迷恋,如同身体一部分的那个人就那样悄无声息地世界的某个角落衰败,就算他也在这两千平方公里的东京,我也完全感知不到他的存在,就算得知他正在走向毁灭,我也没有一滴眼泪落下。我没有落泪资格。过去已经坠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中,我再也无法抓住它。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谎言?连未来都不能保证还是真实吗,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在这个家里生活,那所有的人都必须承认幸夫和我之间的东西就是真实,会一直在这个世界上稳定地存在下去。真实的内内里往往空空如也。

  两个人明明深爱过,但是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分开,甚至形同陌路。哪怕在同一个城市,这城市这么大,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嚷地最大声的人往往不会走,真正要走的人无声无息地就离开了,甚至让你来不及告别。而我们一开始以为那些能持续好久的东西也往往悄无声息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生活中。

  我很久以前给自己提的要求之一就是能够做到坦诚,能够忠实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后来实践起来发现做到真的好难。明明是那样想的,到嘴里说出来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味道。明明想说你别走,可是出口却变成了:"好啊,那就分开吧,我无所谓的。"明明想的是我很想要,我一定要努力一些,可是到嘴里却变成了:"没事,得不到就算了吧,会有更好的。"

  朝已逝,恨暮也难追啊。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天,把签名改成了:"遥远的不是十年以后,而是今天以前。"时间的流逝可能是让人觉得最无能为力的事情之一吧。这世界上有些事如果做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有些话如果说出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有些人如果错过了就再也遇不到了。别轻易放弃,更别轻易后悔(为什么写着写着就这么鸡汤了呢,我不是这样的人啊)

  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真实的到底是什么呢?又有什么能够证明我们还活着,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呢?是自我实现,是责任,还是和他人之间的感情维系?

  在我中二的年龄,曾经想过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每个节点之间有无数的丝线联系起来,丝线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比如说是父子,是师生,是同事,是情侣,是夫妻,是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的人,是喧闹的城市中另一个角落无甚瓜葛的灵魂。有的人丝线多,有的人丝线少,就是这些丝线把我们和其他人联系起来,丝线多的人影响力更大一些,丝线少的人影响力小。有的丝线粗,有的丝线细。粗的丝线会传递更多的能量,你的一举一动也会给对方带来更大的影响。细的丝线传递的力量小,你的一举一动可能对他来说微不足道。

  人是社会化的动物,就是这些和其他人的关系才能够证明我们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吧。那么有没有人只把自己的丝线连接在了一个点上呢?如果那个点消失了,对他会有什么影响呢?

  网上说:"人这一辈子会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生理上的死亡,你的心脏停止跳动;第二次社会性的死亡,葬礼上认识你的人都来参加祭奠,你的社会身份消失了。第三次是真正的死亡,最后一个人也忘记了你的消息,那么你也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么陈独秀同志,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你才会真正的死吗。小时候妈妈总会给我讲起她小时候从大人那听到的故事,有真有假,有自己亲人的故事,当时对她说你把这些故事赶紧写下来吧,别等以后就彻底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些事儿了,明明活了一辈子,到最后却好像没有活过一样。

  其实历史上的人也往往都是如此啊,人类存在了这些年,明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充满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一生,可是最后留传下来的就只有那么寥寥数人,明明每个人的人生都很精彩啊,我一直说故事就是过去的事,所有过去的事都值得被记录也值得被讲述。我也想成为有故事的人呐,那么亲爱的你,愿不愿意进入我接下来的故事中呢?

  鸡汤时间:现在重复着平淡的日子的你,这些天来日复一日的你会试着去做出改变吗?

  4. (幸夫情人视角)很早以前的事了,先生在编辑部被一众人拥簇着一起喝酒的时候,我们当中一个刚来公司不久的员工问他:"夫人是一位什么样的人",不等先生开口,旁边资历深的编辑们纷纷赞叹,她是位美人,很聪明很有能力,还十分平易近人。"不,我要听先生亲口说。"那个新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

  接着,不管平时说到什么话题都啰啰嗦嗦的先生,那次却只说了一句:"嗯,我妻子,是个很厉害的人。"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

  当时先生的表情不知所措,十分痛苦,目光阴沉,仿佛想要逃避。

  幸夫被自己的妻子养了十年才成为一名成功的小说家。换位思考,如果我被自己妻子(首先)养了十年可能也觉得会抬不起头来吧,哪怕我是一个平权主义者,哪怕她是支持我的,哪怕她对我很好,但是我觉得依然需要勇气,而在日本这种男性地位比较高的社会中被在的妻子养十年,更是一个很难接受的事情吧。(马克思,你怎么看?)

  都说两个人最好的关系是互相崇拜。如果陷入了一方比另外一方地位低的情况,无论是社会地位、金钱地位、还是感情中的上风位置,这种感情可能会比较难持久吧。如果两个人在社会地位,金钱地位不平等了,那两个人的关系自然也不会平等。弱势的一方必然会想办法找回自己的存在感,保证自己能掌控这份感情;强势的一方,不知不觉就会对对方多了更多的掌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能力,全都靠对方,哪怕你做了很多家务,哪怕你为了家付出了很多,但是在大事的决定权上依然会是对方,当你发现对方想要离开的时候往往是无能为力的。我觉得安全感从来不是对方给的,也不从来不是别人能给的,而是自己创造的,当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保证自己无论什么情况都可以生活下去的时候,那就会有相当的安全感。

  小的时候总是非常喜欢那些勇于打破世俗去接受灰姑娘或者是下嫁田舍郎的故事,而童话的标准结尾也是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对于小孩子来说,这可能就是他们心满意足的结局了。那么亲爱的,你想过吗,公主如果跟随了一个农夫,是不是能接受没有仆人,男耕女织的日子呢?而灰姑娘是不是能适应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呢?娜拉出走之后就够了吗?走出去了之后会怎么办?

  门当户对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两个人三观不一致,经历也不一样,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你说的梗ta都接不上来;ta的生活圈子,你也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两个人怎么会长久呢。大家最初的激情消退之后,又应该如何维系接下来的关系呢?

  5. (阳一(妻子朋友大宫雪的丈夫)视角)他们是否也背负着这些常见却无法对他人讲述的事,然后每周在可谈范围之内对身边之事侃侃而谈,对一样的话题发出一样的爽朗笑声呢?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和依然握着方向盘、边看时速表边踩油门的自己是一样的。

  可自那之后还是有一些瞬间,阳一想就像这样将油门一脚踩到底,或者在高速公路上松开方向盘。

  制止他那么说做的是孩子真平和小灯吗?

  并不是。

  正因为有他们,阳一才觉得可怕,才想踩下那脚油门。

  如果剩下自己一个人,怎么活下去都无所谓了,快乐着、痛苦着、发生事故半身不遂、甚至死亡,和谁都没有关系。不管阳一发生什么事,反正在遇到雪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就已经没有人真正关心过他了。可是现在还有孩子们,这样一想,阳一就觉得死亡很可怕。死也可怕,生更可怕。他没有自信好好过下去。阳一讨厌起雪来,讨厌起那个将一切都托付于他,然后突然任性离开的雪。怎么办?怎么办?我一个人怎样都无所谓。

  记得小时候听大人聊天,他们总说先死的那个人是享福的,后死的那个人才是痛苦的。那时候觉得非常不理解,明明先死的人活的时间更短,后死的人还能够享受生命中的余裕,自己一个人也不用太照顾对方的感受。可是后来就渐渐明白了,俗话说少时夫妻老来伴,等上了年纪陪伴在你身边的肯定不是父母也不是孩子,更不会是朋友,父母可能早就去世了,孩子们和朋友都有自己的生活。能够一起相依偎走到老的就只有一起走过 了半生的那个人。上了年纪之后。生活诸多不便,晚上在被窝里边不想动的时候可以踹他一脚,去给我倒杯水。当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可能所有的压力都要自己一个人来扛吧,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那个人走了,就真的是走了啊,子女再好,朋友再亲也不是可以携手风雨的人呐。

  没有谁可以替谁过一生,也没有谁能和谁一起走过完整的一生。活下来,还要承担各种压力。如果一直自己一个人,真的是怎样也无所谓啊,反正也没有什么人在意自己,也习惯了被生活教育。死也可怕,生更可怕。最可怕的是享受了各种甜蜜温馨的场景,却突然又被扔到冷冰冰的现实之中,明明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你在身边,现在却只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每次看到死生的问题的时候都会想到陶渊明的两句诗: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自己亲近的人去世之后可能一下子不会体会到那种巨大的悲伤,总觉得他还在,就好像出了一趟远门,过不久就会回来,然后笑着问你,有没有想我啊~直到某一天你才突然发觉:原来,那个人ta真的不在了,ta再也不在了。

  我之前总觉得从小和姥姥接触的比较少,也没有很亲。甚至每次过年都不太想回去,她在我初中的时候突然去世了,她去世的时候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也忘记了自己哭没哭。只记得在灵前跪了一段时间,然后大人说别跪了,回屋里去吧,然后我好像就进屋了。但是后来每次提到回那边,总是会给妈妈说:"好久没有回我姥姥家了。"在我脑海里总觉得那个和蔼的老太太还在,还是会笑着摸我的头,拉着我的手说:"你冷吗?"每次想到这个时候眼泪就要落下来。

  最后送给大家一句诗吧:我与春风皆过客,小桥流水是天涯。

  诺亚方舟读书?? 第一篇

下页更精彩: 1 下一页